RSS

芳療師

住院的時候,剛好有芳療師志工到病房為病友服務。
芳療師來的時候,剛好兩位大學好友來探望,大家看到我有這等如峇里島SPA服務都好羨慕。芳療師先用衛生紙沾了山雞膠(其實就是馬告)精油放在我胸前,淡淡、溫和、令人放鬆的精油瞬間瀰漫小小的病房。已經在台大醫院腫瘤病房擔任12年志工的芳療師,長得很甜美,又很大方風趣,在她輕柔的全身按摩下,真的減緩了許多焦慮與疲憊。
其實,我也是有專屬按摩師的。哈哈,沒錯,就是我先生。(自從幾個月前腳麻、腰背痠痛後,他就晉身成我的御用按摩師了)
雖然他只是半路出家 ,但有人介紹他原始點的按摩方式後,沿著經絡、穴道,他也是按得蠻舒服的。假如每次按摩前我們也來撒點精油,他應該也算是合格的芳療師了吧!

只不過他的品質稍不穩定。
專心按時水準還蠻高的,力道也都能符合我的要求。但假如邊看電視邊按,有時就會看得出神而忘了按壓,或一支全壘打飛出去就給我突然特別用力;睡前躺在床上他也會來段睡前放鬆按摩,但通常我還沒過癮,他的手就突然停住不動,然後你就聽到微微鼾聲,哈哈,原來按摩師睡著了。

謝謝你總是對我這麼好

夜裡,疼痛難捱。
你坐在床旁,輕輕撫著我緊皺著的眉頭,彷彿舒開眉,疼痛就可以減緩...
我知道你不捨。
我很少寫信給你。因為每天我們都可以有很多講話的時間,好像不需要透過文字來溝通我們就可以了解彼此的心意。
但今天我要寫一封信給你。(而且還要在別人面前公開,這讓我有點害羞)


親愛的小孔:
我生病很久了,差不多快十六年了吧。
經歷過從醫生口中宣判的只剩半年可活,到幾年間開了九次刀、這兩年從不間斷的化療、腫瘤似乎痊癒又復發的種種煎熬,你始終不離不棄的陪伴,貼心的照顧,大家都笑說你快把我伺候成只要動一張嘴就可萬事ok的皇太后了。

我跟你說過我不怕死,因為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擁有愛與也曾有過很喜歡且有意義的工作。
我自以為灑脫,覺得活得坦蕩蕩、問心無愧,死了就算了。後來認識了主,知道自己死後會去哪裡,更是放心很多。
唯一,唯一,讓自己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其實孩子都長大了,很乖、很獨立,不需要我們操心,所以一直以來我們也都是很獨立,過著兩人相依為命、互相扶持的日子。
但萬一哪天我不在了,你怎辦?誰跟你一起說貼心話?誰跟你一起爬山散步? 誰跟你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一起躺臥睡覺?
少了我在你身邊嘮嘮叨叨、嘀嘀咕咕的,怎麼辦?我好怕你孤單。
因為你愛我,所以你把生命中的絕大部分時間和心力都放在我身上。
我常說,你是100 分先生、90分爸爸、80分女婿、70分兒子,但我今天要特別表揚一下,你其實是100分加上三顆星星的好先生。
我常想,上帝一定是特別眷顧保守我,才會讓你成為我生命中守護天使…

有一年你生日,我想了老半天,不知該送甚麼禮物給你才好。因為
你好像沒有甚麼匱乏,你是個單純、物質欲望不高的人。穿我們淘汰的布鞋,也穿兒子不再穿的T恤;
我煮甚麼你吃甚麼,連醫院難吃的伙食你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
你是專職司機,我要去哪兒你都接送;
你是家庭主夫,分擔拖地、洗衣、煮飯洗碗、倒垃圾、清理貓咪大便等家事;
你是健身教練,每天陪我運動走路;
你是心理諮商師,每天耐煩的聽我叨叨說話;安慰我,給我打氣。
你是專業看護,住院期間提供我無微不至的照顧;
你是很會鼓勵人的老師,總是用欣賞的眼光看著我,讚美我、鼓勵我。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知己,你了解我。
不過後來好幾年我送你的生日禮物都是要陪病、當看護的"大禮",你的生日我們幾乎都在醫院度過。
 你總是支持我,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事。
記得剛退休那年,我們每週一天到復興鄉山上的介壽國小去當志工,我去整理圖書館、當說故事阿姨以及做些閱讀推廣活動,你則是幫他們訓練田徑隊及當圖書館打掃叔叔。
山上的小朋友很可愛。
有一次我們兩中午拎著便當袋準備到餐廳吃學校好吃的營養午餐,後面傳來"教練、教練"的叫聲。
兩位小朋友有點不好意思,但捺不住好奇心還是問了---
你們結婚了吧?是自己結自己的?還是兩個人一起結的?
(我們兩個互望了一眼)
"我們是一起結的"你很慎重地回答她們。
兩個小女孩很滿意地走了,然後傳來"難怪他們那麼像情侶"的討論聲。
哈哈!這把年紀了,我們還像情侶?小孩子真可愛。
但想想,好像不只小孩子說我們像情侶,水果店老闆娘看我們總是同進同出的,也曾鐵口直斷說我們是她看過最恩愛的模範夫妻,連公園散步時,做早操的阿嬤看著你細心攙扶著我或兩人手牽手走路,也會笑著對說我你真好命、嫁了個好老公。
不過,重要的不是別人說甚麼。重要的是我真的感覺到你十分、百分、千分、萬分的愛著我,不是用甜言蜜語,而是用你的全部在呵護我、愛憐我。

其實在公園或山林裡也常會看到成雙成對的伴侶一起運動或散步,每回看到頭髮花白的老先生老太太時總是特別羨慕。
有時我可能會故作灑脫,覺得自己已了無牽掛。但我現在要用力渴切的向神祈求禱告,求祂醫治我,讓我有機會花白了頭髮還能跟你手牽手!

我不知道自己能回報你甚麼,但我會努力好好的加油,為著可以與你有更多時間在一起而努力下去。

謝謝你!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素貞2018.8.31

如鷹展翅

今天早上突然有點傷感。
昨天大妹和他兒子兩人去日本旅行,人還在東京的繁瑋陪玩了一天(我可能有顯露出羨慕,兒子安慰說,等媽媽身體好一點也可以來走走);今早又在臉書上看到高中同學利用暑期請了休假赴英國陪正在攻讀博士的女兒,幫她打掃、煮飯,還在學校陪她做實驗;另外一個同學則是一群人組團出國旅行,她寫道旅行對她的必要,說抽掉了對旅行得期待,她可能就失去了靈魂...
看著看著突然“悲從中來”,腦中清晰的浮現了一幅景象,彷彿自己是一隻鷹,一隻腳被鎖鍊困住的鷹,雖然被囚在山邊,可眺望低谷與遠山,抬頭也有藍天...,但無法振翅翱翔天際。
我沒有不快樂,我有美麗風景,有人餵食可以飽足,但我不能飛。
我知道不應該羨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景,但我不知為何偷偷動了心。
我原是個與人為善的人,總會為別人的好高興,但我今天失去坦蕩蕩的胸懷,起了羨慕忌妒的心,還悲愁起自己的景況。
還是交託吧!當下求神赦免我的意念與軟弱,乖乖收拾心情去散步吃早餐。
坐下吃早餐時打開手機,在line上看到今天的禱告時光,我開始忍不住流淚,把坐在對面吃著壓磚土司的先生嚇了一跳。
神是鑒察人心的神,祂知道我的一切所需,祂知道我的愁苦。
所以祂透過今天的禱告時光向我說話,這段禱告詞給了我莫大的安慰與鼓勵。
今天的禱告時光是這麼寫著----
主啊!求祢使我能專心等候耶和華,一邊持續跟隨祢,一邊操練自己預備信心的翅膀;要等神的恩典臨到的時候,像是老鷹乘著氣流,展翅直上藍天翱翔,再一次經歷人生的更高峰。

求主使我明白,與神同工的重要性,讓我能夠敞開心接受天父的帶領,用感謝和讚美回應,祢使我經歷起伏,雖然祢以艱難給我當餅,以困苦給我當水,卻必要使我堅持在蒙恩的正道上,降恩雨在我撒的種上,叫我辛勤耕耘的能糧產肥美豐盛。

藉著禱告向主祢交託我的焦慮,把從人來的挫折用祢的愛來勝過,使我相信祢的恩手已經伸出,正等著我的尋求;在人看來不能的,在祢凡事都能,在人看我是沒有的,在祢裡面我已經豐盛,使我有信心不看自己缺乏的,只看神所應許的。
感謝耶穌垂聽我的禱告,奉祢的聖名祈求,阿們。


被我嚇了一跳的先生常要忍受我的“ 多愁善感”,但他現在已經被訓練得很老練,知道只要"不動聲色”,讓我“發洩”一下就好。
不過,下午散步的時候,他還是說了"找時間我們去旅行",哈哈!我我我...其實不是哭我不能去旅行啦!
我只是很感動神給我的應許--只要操練自己、預備信心的翅膀;等神的恩典臨到的時候,我就可以像老鷹乘著氣流,展翅直上藍天翱翔,再一次經歷人生的高峰。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

許多人很關心我,見到我時總會問我最近好嗎?

腫瘤得到控制時,我會說"很好,有進步",腫瘤不聽話又不斷長大時,我就會說"謝謝,還在努力當中"。(你現在問我,我會說--謝謝,還在努力當中)
是的,我都差一點要打從心裡佩服我的腫瘤了。
開刀把他割掉,不久就又長出來;用標靶或化療藥物治他,有時他會乖乖地馬上縮小,但過不了幾個月,他就找到突圍的方法,一點也不受控制的又長大。就像我的同事說的,簡直就是打不死的蟑螂(拜託,沒有好一點的比喻嗎?)
想想他也是我身體裡的一塊肉,遺傳著我的基因、流著我的血。我怎麼頑強,他一點也不輸我。遇到困難,我總會想辦法解決,他也不例外,聰明得很。

最近在讀傳道書,看到第三章寫到---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
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
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
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
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
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這樣看來,做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什麼益處呢?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原文是永遠)安置在世人心裡。
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很多人在看傳道書時,不免陷入一種悲觀。反正凡事都有定期,做那麼多、那麼努力活著究竟有甚麼用?不都是虛空、不都是捕風嗎?
不過就像一杯裝了一半的水,你可以說唉!只剩下半杯水。但你也可以說,哈!還有半杯水。所以既然冥冥之中都有定數,人生就是有苦有樂,有順境也有逆境,那我們就該珍惜還能擁有的,不須抱怨或氣餒。因為我們太渺小,無法參透神的作為。既然神都應許說,祂量給我們的地界,都坐落在佳美之處,我們只要耐心等候祂的帶領便是。
所以我決定---
殺戮有時,我忍耐;醫治有時,我等待。

盡興遊枋寮

親家很熱情邀約,希望我們能去枋寮玩。(6/29-7/1)
有了上次台南外宿的經驗,發現只要行程安排得當,有足夠的休息,自己的體力應該還可以負荷,所以我們就大膽的南下了。
不過上回是搭高鐵,這回左思右想,覺得假如回程還要再去台南探望公婆和台中看看我媽的話,拖著行李轉車來轉車去的,恐怕會很不方便。所以臨時決定自己開車南下,因為當天還要去台大回診,看完醫生,我們就從台灣頭給他開到台灣尾,還好沿路車況不錯,即便沿路休息站都下來走走、舒展筋骨一下(還坐了按摩椅),大概五個小時就到枋寮了。

這次我們住在海邊的“豆魚”民宿,景觀很好價錢也公道,從陽台望去就是湛藍的大海。除了在海邊走走,坐在陽台上眺望海天一色,心情都沉靜放鬆下來。
傍晚夕陽很美,霞光滿天。
而且後來發現房東還是教會的長老,讓我覺得有神保守這兩天一定睡得很安穩,哈哈!(只不過清晨就聽到在海裡晨泳的人的聊天聲音。你沒看錯,真的是一群人在海裡游泳)
晚上親家帶我們去漁港吃海鮮,新鮮不說,每盤菜份量都很大,真是俗擱大碗(其實便宜與否不知,哈哈)。飯後海邊走走,看到黃澄澄的月亮從山頭升起,又圓又大的。散完步還到他們家小坐聊聊。
隔天一早我們去火車站旁的枋寮鐵道藝術村晨間散步,許多房舍還閒置著,蠻可惜的。
親家特別請假陪我們四處玩,除了帶我們去萬金天主堂參觀外,還帶我們去吃正宗的萬鑾豬腳。吃完肥嫩嫩的豬腳,再去糖廠吃冰。
傍晚則去山上土雞城吃放山雞和唱卡拉OK。他們的熱情招待,真的讓我們感受到滿滿的情意。
星期天北上時,我們去台南探望公婆,經過台中時又去跟我媽吃了中飯。說來這三天兩夜南臺灣之旅真是豐富、收穫滿滿啊!

南部輕鬆行

我已經很久沒有外宿了,為了女兒的婚事我們去了趟台南。因為婚期決定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得去台南跟公婆報告一下。(6/10-6/11)
我們搭高鐵南下,小叔很貼心來高鐵站接我們。
下午陽光很強,差點被曬暈,在孔廟附近晃一下後就趕緊回住宿處休息。

晚上大家約在西門麗緻酒店聚餐敘舊。吃飯前,趁傍晚涼涼的先去新光三越對面的藍晒圖走走,我一直很喜歡那裡的氛圍,我覺得他算是經營得很成功的文創園區。

大夥許久不見,聊得很開心,他們五個兄弟和妹妹能這樣共聚一堂真的很難得。
我們住的民宿在夢時代附近,離小孔國中母校很近。早晨趁女兒還在睡覺,我們兩人散步到後甲國中、成大校園。
早上去探望完公婆,臨時改變主意陪女兒去高雄轉車(她還要去枋寮)。
我們搭普悠瑪到高雄再轉捷運到駁二。
駁二也是我很喜歡的藝文園區,每次去高雄我們幾乎都會去造訪。園區有許多倉庫區,裝置藝術、彩繪塗鴉牆、文創商店...都很有看頭。
這回我們還特別去搭輕軌,感受一下輕軌沿途風光。

另外很有名的鳳梨酥名店--微熱山丘,在園區角落也開有間商店,很大方的提供試吃(一個人一塊酥、一杯茶),走得滿身大汗後在舒適的空間被招待一杯涼涼的茶,吃一塊口感扎實的鳳梨酥,真想說聲多謝款待!
我們很薄臉皮也不好意思空手而出,想當然一定會買個伴手禮回家囉!
晚上搭高鐵回桃園,因為高鐵車程時間縮短,覺得這樣二天一夜的南部行還算輕鬆,身體狀況還能這樣出門趴趴走真的很開心。

女兒的新里程碑

因為女兒將邁入人生的新里程,讓我們這一兩個月的生活增添了些許的興奮與喜悅。

平日我總覺自己生活很平淡,每天就只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但開始籌畫女兒婚事之後,每天日子變得很豐富、有趣,除了上網搜尋許多相關的婚禮資訊外,還要去選喜餅、挑宴會廳、挑禮服(女兒已拍好婚紗,但媽媽也要穿美美的禮服和正式的服裝啊!)、挑婚禮小物、選金飾....還要想婚禮的梗,感覺就像在企畫一個活動。
我想女兒結完婚,我也可以去當婚禮顧問或新秘了,哈哈!
六月一日,親家遠從屏東來訪。
剛開始我們有點緊張,除了挑了合適的餐廳(還去試吃一下),還特別把刮得一蹋糊塗的車子拿去板金(太慎重了吧!只是要去高鐵接送,又不是要當禮車)。過年都沒有大掃除的家裡,為了接待親家還特別慎重整理一番(還去買了兩三盆蘭花裝飾,很講究吧)。
兩家長輩雖是第一次見面,但因為親家很隨和、好相處,大家相談甚歡,把婚期訂了、要注意的事說一說,女兒的終身大事就這樣確定了。
因為我們都沒有甚麼要求,只希望女兒幸福,能嫁個好婆家,有人幫我們疼愛她。
所以,我們也算是很隨和、好相處吧。哈哈!

五月的出遊

補一下五月的兩次出遊。
5/19
未來女婿來桃園玩,我們帶他去了一趟大溪。老街、木藝館都很不錯,中正公園也很消暑。


 還帶他去石門水庫看水位很低、岩石都裸露出來的大池。
超級巧的是在碼頭遇到小愛夫婦,兩家人還一起去恬園吃晚飯(哈哈!地主請客)

5/24
有朋友在LINE上分享竹子湖的繡球花,看了很心動,便央求小孔帶我走一趟陽明山。
 繡球花真的很壯觀,但去的時間一定要對。(因為沒有遮陰會熱斃,而且花也會脫水失去光澤)
其實,花還好,我比較喜歡沿著溪谷進去花園的林間小徑,很清幽也很芬多精,就像做了一趟森林浴。中午還在頂湖吃了土雞和地瓜湯。

1539好時光

五六月大學好友出遊多次,她們去內湖大溝溪、去溪頭、去鹿谷玩,我都沒跟上隊伍。
但五月的新店碧潭之旅,我有尬了一腳,只不過人家玩到華燈初上、夜色朦朧,我則是吃完中飯,在昏昏沉沉之前"專車"就來接送了。
那天天陰陰的,一點都沒有溽熱感,超級幸運。

考量我體力不好所以沒去走和美山步道,只在碧潭邊散步。不過我們有去渡船口搭人力渡船。回程時下起雨,差點被淋成落湯雞,還好雨來得急,去得也快。
六月我則是參加了在台大的聚會。
老地方,在鹿鳴館、鬆餅店前的野餐桌碰面。每回碰面大家都會有好東西彼此分享,小愛帶了粿粽來一人一顆,我則煮了黑珍寶玉米給大家品嘗。
太久沒讀書了。
這次我們選了龍應台的新書--天長地久來討論。對我們五年級生而言,和父母、子女的關係,三代之間的話題十分貼近,是一本很值得閱讀、省思和分享的好書。

少女心

有時候食慾不是很好。
為了讓自己營養夠,體重不要下降,先生總是煞費苦心。
為了讓白血球可以足夠應付化療,我們有時會去王品吃牛排(好命吧,哈哈!),不過因為我食量小,大都兩人合吃一客,王品也很大方,依然熱情招待。
有時他也會帶我去吃一些"好看"的餐廳,因為我還有一顆少女心,漂亮、美美的餐廳,可以拍照、打卡,也能促進食慾,讓我多吃一些。
桃園有幾家IG打卡熱點,網美的最愛,我們偶而也會去光顧。

像我們家旁邊就有一家"有食候紅豆"--(粉紅色飲料機就是大門,很特別)

另外一家也是雜誌介紹過的(名字忘記了,顧著吃也沒拍餐廳。蠻有設計感,工業風。一樓餐廳兼賣一些雜貨、二樓日本服飾專櫃)
虎頭山附近的"鹿點"也不錯。
老闆很闊氣,兩層樓沒幾個位置,就是要給客人舒適的空間。
桃園的小木馬則是走鄉村風,很溫馨。
不過,好吃、CP值高還是最重要的,說來我們老人家還是比較務實的嘛,哈哈!

不要讓媽媽為我擔心

母親節時我們去了一趟台中看媽媽,順便吃了一頓飯。
說來慚愧,因為媽媽吃素,所以每回去找她都貪圖方便,只在住家附近的素食餐廳用餐。以前她精神好,還會帶她去綠園道走走或附近吃飯,但看她走路愈來愈不方便很容易疲累,加上自己也不夠有耐心陪她慢慢走,所以每回幾乎都只是在餐廳吃飯聊天。
這次也沒有特別帶她去吃甚麼大餐,或去哪兒走走。(低頭懺悔狀)

那天趁著去台中看媽媽,南下時順便繞進三義的勝興車站,想看看還有沒有機會看到油桐花的花蹤。
我記得油桐花大多稱之"五月雪",但今年好怪,才五月初油桐花就謝光光了!
錯過了只能徒留遺憾,美景、親愛的人...都一樣。
五月底妹妹嫁女兒,大哥載媽媽上台北參加孫女的喜宴。
難得大夥相聚一堂,媽媽很高興。晚宴完接媽媽回家住一晚,隔日再送她回台中。(因為星期一要化療,所以沒法讓她多待幾天)
媽媽每次來我家總要幫我收拾善後,廚房抽油煙機過於油膩擦得亮晶晶、女兒房間衣服亂七八糟重新一件件分類摺好...我默默讓她動手,畢竟她還做得來,讓她覺得對我還能幫上一些忙也是好的。
回台中路上先繞進新竹,去青草湖晃晃再到竹蓮市場買點菜。
媽媽總是說我身體不好,她只能把自己照顧好不要讓我為她操心。我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她為我擔心才是。

開心的事

三月時,我們這群大學好友在石門有次攜伴的家庭聚會。

整個寒假幾乎病懨懨窩在家裡的我,很需要友誼的溫暖與滋潤,但當時因為身體還有點小小不適,所以我和小孔只能參加半天的三坑生態公園及大漢溪舊河道的散步健走行程。
傍晚微涼,一夥人前前後後隨意走著、歡樂的笑聲充滿了田野。
雖然用完晚餐就只能依依不捨地離開,沒有跟著大家夜宿暢談,隔天也沒能一同欣賞石門水庫日出、搭船遊湖及槭林野宴,不過能有這樣短暫的相聚時光還是讓自己開心不已。

但此行最大的收穫是---我們拿到了一盒喜餅!是的,我們這群相識快四十年的老友,終於有人要晉級升格為丈母娘了!
家在高雄的好友本來很低調,想說請大家吃盒餅分享他們的喜悅就好。但這可是大事,怎麼只能吃餅了事?一定要去給嫁女兒的好朋友美利和明輝熱鬧熱鬧才是。大家吵著一定要去參加婚宴,不過台北婚宴是男方主場,搞得好友趕緊去給親家喬了一桌。(不過當天小愛和慶章在北橫健走,他們只好參加隔週高雄的歸寧宴了)
大家說好,孩子的婚宴我們都要參加,一方面是人生大事(不只是孩子,我們也改變了身份、角色啊),一方面大家又有共聚一堂的正當理由。
所以一個月後,我們在台北大直的萬豪酒店一同分享了這美麗的喜事!開心地吃了一場豪華喜宴,也感受到為人父母既開心又不捨的微妙心情。
只是除了新娘很美之外,基於私心,我覺得當晚新娘的娘也艷光四照,美極了!(害我嚮往了起來,女兒結婚時,我也要美美的。哈哈!)

加油

那天在fb上看到一篇文章,談到去探望癌末病人不該講的三句話。
第一句:「早知道那時……如果……」(醫生建議如此說:之前做了很多努力,真的很辛苦吧?)
第二句:「為什麼不做XX醫療」或是「為什麼要做XX醫療」(醫生建議如此說你選擇這樣的醫療方式,真的很勇敢,可以告訴我你怎麼做決定的嗎?)
第三句:「加油!」

加油,有這麼嚴重嗎?糟糕,老師當久的人,超級愛講加油。
當別人對我這樣講時,我並不會沮喪或生氣或...,我也不覺得那是敷衍。
但仔細再想想這位安寧病房醫生講的也不無道理,他說---
「加油」這二個字可以是激勵的魔法,也可以是消磨意志的魔咒。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說聲加油:上課時跟學生說「加油」,上班時跟下屬說「加油」,回家時跟兒女說「加油」,甚至連總統都成天把「加油」在嘴邊。彷彿說了加油,鼓勵就會傳達,人生就會改變。一般狀況下,也許是的。但對於末期病人呢?說了「加油」後,病人可能會想:「難道我不夠加油嗎?」;家屬可能會思考:「我還要怎樣加油才可以呢?」
是故除非是病患的至親或多年好友,可以讓對方正確理解「加油」的意思,不然,我推薦這樣說:「嘿,我會盡量多陪陪你。」面對死亡的孤單幽微,也許除了加油,需要的是更多的陪伴。
的確,選擇住進安寧病房,病人要面對的是接受人生的有限而不是再繼續奮戰,這時加油這種打氣方式可能真的不適合。
但"讓我多陪陪你"這些話很難說出口。那是應該的,但是是用做而不是用說的。

講到這,我覺得我的高中同學就很厲害。
那天他們來看我,我們聊了快二個鐘頭。談了彼此近況,娶媳婦的、有孫子的...甚至談了教育、政治,再穿插一些高中生活的回憶趣事,笑聲不斷又倍感親切溫馨。
她們離開時,每個人都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雖然她們沒有說加油,但我有感受到她們對我的愛與支持。
不過,對我們這種還在努力與病魔對抗的人,"加油"還是不錯的打氣方式啦!
加油!加油!





虎頭山花事

我們的車子外觀咪咪貓貓的,本來不很在意,但六月有"貴賓"要接送,所以就讓車子進場維修拉皮美容一下。
沒想到車況凹凸的太具挑戰性,板金噴漆就花了好多天,應該說我們整整有十一天沒車開。
那天實在覺得悶了很久,好想去虎頭山走走,兩老就搭計程車上環保公園,再從綠隧道那進山。
沒想到一陣子沒去,油桐花都已經開了落了滿地。路旁的巴西鳶尾都已含苞、整裝待放,感覺是隔日就要大盛開似的。

所以隔一天,我們又去了一趟虎頭山,為的就是看整山大盛開的鳶尾。
他們像說好似的同一天盛開,早上花開傍晚花謝,雖然短短的一天,但每一朵還是盛裝打扮,或直立或垂懸,或單朵綻放或兩三朵依偎 ,像點點星辰點綴在綠意中。
我沒辦法爬階梯到更山上去看油桐花,但龜山段那一排油桐也開始盛開,風一吹,落花紛紛,還是很美。
那天下山後快中午了,我們到忠烈祠對面的鹿點咖啡用餐。環境很棒,空間設計很有獨特的味道。
鬆餅也好好吃,尤其擺盤裝飾很有美感。

一點也不像生病的人

前幾天把在教會見證分享的講稿PO上網,沒想到陸續接到好多關懷。除了在臉書上留言祝福外,幾位較要好的國中同學、高中同學紛紛要"組團"來桃園探望我,許久沒聯絡的姪子也來電表達關切。
我我我...有寫得太悲情嗎?其實覺得自己過得還好啊,每天感覺都還蠻開心的。(唉!我這個人是不是對沮喪擔憂、疼痛不舒服的日子很容易健忘啊!)
每天都很規律地分三餐、少量多餐的在綠意盎然的公園或埤塘散步。精神比較好時也會去比較遠的地方走走,轉換心情的。
趕緊把前一陣子去過的地方記錄下來,免得讓人以為自己真的虛弱到無法四處趴趴走。

3/23下午睡醒,心情大好,央求小孔載我到竹圍海邊看落日。


3/27到石門水庫水資源局大草坪看流蘇,順便到三坑鐵馬道走路。

3/28去圓山花博。走進關閉許久的兒童育樂中心昨日世界緬懷往日時光,還在集食行樂廣場發現像電話亭的小小KTV,我們也時髦的進去高歌好幾曲(音響不錯哦)
 

那天傍晚小孔要去中原大學的體育用品社換桌球拍面的皮,我們在校園裡散了步還順便逛了夜市。幾百年沒逛過夜市了,我可事先查了有哪些好吃的按圖索驥啊!

3/29去臺大醫院抽血前,先到華山文創園區散步。

3/30臺大醫院回診。看完醫生又繞到圓山花博的新生園區散步,玫瑰園的玫瑰開得好美!


3/31去五酒桶山爬山。不過我們是把車開到半山腰,直接走到森林裡。五酒桶山林蔭濃密走起來好舒服。

4/2有朋友分享靠近林口長庚的大湖公園有漂亮紫藤,我們興沖沖的去了。但有點失望,公園好小哦。除了看花,我還是比較在意散步走路。

4/8去台中看媽媽、陪媽媽吃飯。在朝馬轉運站的河道旁散步。


4/11桃園農業博覽會。我覺得蠻值得一遊的,規劃得還不錯,除了許多裝置藝術、展場外,小農及文創市集也有特色。還好當天沒出大太陽,否則一定會被曬昏。



你看三、四月的行程就排得滿滿的(我還沒記我們大學好友的三坑之旅呢),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生病、那麼可憐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