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遙遠的祝福

女兒3/16日在屏東枋寮的婚禮我缺席了。

我感謝主如此恩待我,不是婚禮的當天或前一天在屏東昏倒或休克,而是在前一週,讓我們還有一週的時間可以應變、協調人力支援。
雖然這次婚禮主角是男方,但我們也有迎娶的大大小小一事要兼顧(雖說儀式越簡單越好,但還能想到、做到的我們總是想盡量做好他)
所以婚禮前一個月,雖然放療副作用威力及其強,但只要體力還允許就會和女兒討倫迎娶細節,甚至出門去採買帶路雞、布置用品、水果盤、鞭炮‧‧‧因為租的民宿沒有廚房,電磁爐、鍋碗瓢盆、碗和湯匙都要自己準備(碗?買粉紅塑膠的不是比較方便?不行、太俗氣了,不符合我龜毛個性)
但這些細節爸爸弟弟都沒過問,所以一下子大家慌了手腳,誰煮湯圓、誰做甚麼都得重新分配,最重要是誰留在台北病房照顧我?因為急診診室待了四天才有病房,一進病房醫生是不允許我請假南下的,還好二妹自願留在台北照顧我,陪我睡一晚,幫我準備吃的餐食和把屎把尿。

爸爸和弟弟則是婚禮前一天下午搭高鐵南下,星期六早上忙完迎娶事宜,中午參加午宴完,又匆匆忙忙搭高鐵趕回台北病房照顧我。
其實婚禮還算流暢,雖有小失誤,但也算完美的把女兒嫁出去了。
這全程我都只能透過手機的視訊功能參與,連拜別父母也是透過手機畫面祝福小倆口要幸福美滿,傳遞了我來自北台灣遙遠及真摯的祝福。只是只是...小孔把女兒交給女婿後,沒有人陪他走紅毯,舞台上也少了媽媽的身影,這還是讓我有些小遺憾。
偷偷講個小秘密,迎娶拜別過程,小孔沒有留下一滴眼淚,反而笑得關懷、中氣十足的說會成為他們的靠山,有點打包票要照顧他們一輩子的口吻(有錄影為證,別想賴〉,事後問他為什麼沒向別的爸爸一樣傷心?他說這是美事本來就該高興才對。第一個哭的反而是我那情感豐沛的女婿呢。哈哈!

不過上帝在這件事上要我學一個功課─不要執著、要放下。他們都是成熟獨立的個體,媽媽雖然不在了,事情依然可以順利進行。
這是上帝讓我們全家人慢慢開始學會、調適沒有媽媽的世界依然會運轉、日子依然會美好的練習。
所以一定要幸福哦!

4 意見:

慶樹 提到...

素貞說她還要寫一篇文章,作為部落格的end,希望她能辦到,加油親愛的....

Unknown 提到...

主任,加油
您一定可以辦到的

匿名 提到...

素貞主任,您敬業、熱情的精神永遠長駐在我心中。謝謝您的好榜樣,謝謝您的提攜、照顧,來不及說出感謝的話,化為深深的想念和祝福。

慶樹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