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蝴蝶檔案

明倫愛閱家長讀書會這次讀的書是"我想念我自己"。
書裡的女主角愛麗絲是一位聰慧、有才幹、學術有成的女性,五十歲的她是哈佛大學認知心理學教授、全球知名的語言學家,丈夫約翰也是哈佛的癌症分子生物學家。
事業有成、家庭幸福美滿、人生的勝利組,唯一的不如意就是小女兒沒照她期望上大學。
但就在人生的頂端時刻,她罹患了侵噬心靈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而病魔不管你是不是認知心理學家或是語意學的權威,隨著記憶的喪失、方向感的錯亂、幻聽、幻覺、日常生活功能喪失...她的世界開始褪色、崩壞瓦解....
這本書可以討論的地方很多,聚會的時候,大家發言非常踴躍,一度還要限制發言時間,才能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分享。

回家後,我也和先生做了一些討論。
因為愛麗絲發病後,約翰有機會到紐約發展,去做他最感興趣的研發工作,但艾麗絲希望約翰能輪休,能留下來陪她度過她可能還記得自己、記得他的最後一年,她珍惜他們可能剩下不多的相處時光,但約翰不想失去這次機會,也不想輪休。他很難忍受看到他太太逐漸喪失自我,一方面愛麗絲終究會失去記憶,他覺得他們住在哪裡都一樣。所以他們其中有一個人必須要做犧牲。
從劇情理性的來看,我們兩人都認為約翰選擇到紐約也情有可原,他愛她,但愛麗絲一向讓他愛得容易,所以他斷定她清醒時絕對不會要他為她做出如此的犧牲。
但我發現--
假如我是愛麗絲,我應該會跟著去紐約,因為我希望即使失去了我,我的先生還是能過得很好,因為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的確不願意他為我做犧牲。但假如我是約翰就不一樣了,我會輪休陪伴她度過她還有記憶的每一天,因為我珍惜我們還能相處的每一刻。
沒有所謂的犧牲。
我逼問我先生,假如他是約翰,我是愛麗絲,他會怎麼做?他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有點狡猾的說,他很難設身處地,因為他不是個有野心的人,他根本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那麼熱愛工作,因為約翰不去紐約發展,他在哈佛仍保有令人尊重的教職和研究工作。
所以我很幸運,我嫁了一個甘於平淡、甚麼都把我擺在第一位、優先考量的先生。工作時,他讓我全力衝刺,全副心力放在工作上,並且以我為榮。生病後,反覆住院開刀的休養,他也無怨無悔的隨侍在旁。
有人憐惜我遭遇病痛,但有時想想,假如不是因為我生病了,我們可能會各忙各的、越行越遠。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歲數可以和親愛的家人朋友共度,但我活著的時候都是被疼愛、開心幸福度過的。
書上寫著愛麗絲很喜歡想起蝴蝶的感覺。小時候她知道蝴蝶壽命很短,難過得哭了。媽媽看著蝴蝶在溫暖的陽光下,悠遊於院子的雛菊間,低頭對她說:你看,牠們的生命多麼美好。媽媽安慰她,不要為蝴蝶難過,生命短暫不一定是悲劇。
愛麗絲在電腦桌面上有個蝴蝶檔案,是要提醒她有一天當她甚麼都不記得時要去執行的一個重要任務,她不想沒尊嚴的活著、也不想成為家人的負擔。(當然因為失憶,她也記不得要去執行)
說實在我也應該有個蝴蝶檔案,細節我還要想想。但我要說的是,生命短暫不一定是悲劇,我已經很幸運,擁有過幸福,無怨無悔!


1 意見:

Lizzie Bennet 提到...

你應該把艾瑞絲和約翰的故事來問妳先生,他一定不假思索的回答會像約翰守護愛瑞絲一樣的守護你,他就是你的約翰.貝禮。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