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因為不知道甚麼時候要開刀,所以趁著小孔可以開始走路了,星期二去了一趟台中探望媽媽。

我有兩個多月沒看到她了,她精神氣色還好,但走路不若以往俐落。
前陣子天雨路滑,她還跌了一跤。
老人家節儉,穿的鞋子底都磨平了還不捨得換,我帶了一雙女兒公司的鞋子給她,穿起來質地很軟又銀色亮亮的,她很喜歡。當下就穿著跟我們出門吃飯去。
飯後我們又帶她去台糖量販店逛逛,補充點日常用品。媽媽知道我的身體狀況,為了不讓我擔心,她總說她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離開媽媽家後我們去了東海大學散步,雖然是上課期間但校園還是很幽靜。只是小孔腳剛好得慢慢走,繞不到一圈校園竟然走了兩個多小時。
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及時行樂的人(說好聽是活在當下),所以星期三走完百吉步道我們加碼去了大溪,老街走走外,還去參觀了新開幕的木藝館和老屋(警察宿舍)的展覽。
和平街上有間"大溪新南12文創實驗商行"還蠻文青的,天井後棟有間"天井逅書"書店。老屋和書店、文創結合,挺和我的胃口。心裡估算這個實驗商行的閣樓座還蠻適合讀書會聚會的哦!結合附近的參觀景點,排個大溪一日遊應該也會很精彩。
昨天則去台大回診。電腦斷層結果顯示小肉瘤貼近膀胱,若開刀得請泌尿科會診一起動刀。
要是以前我總是速戰速決、毫不猶豫就請醫生排開刀日期,但這回我有點不安,不禁想起以前劃破膀胱帶著尿管的住院日子有點不好過而起了猶疑。
和謝醫生討論後我們決定先用標靶藥物來控制。
但這標靶藥物審核嚴格,去年就因為我沒有化療過而被打回票。但今年狀況是做完化療又復發,這樣應該符合資格了吧?(其實以前沒化療都用開刀方式就是因為這種肉瘤化療是沒有太大效果的)
我開玩笑說--醫生,能不能把我寫得可憐一點?謝醫生笑說申請書都是附病歷及檢查報告、沒人在寫文情並茂文章的,但他說-- 你很勇敢。
數一數,兩年中開了六次刀、做了兩次微創燒肝手術,身體器官少了很多。後來又做了半年的化療,應該資歷夠豐富了吧!
我要用力的來禱告,求神親自醫治我,在審核官員心上動工,讓他們通過標靶藥物的審查!
耶穌門徒保羅身上長了根刺,他求了三次,耶穌都沒有把它移走挪去,但祂告訴保羅,叫他不用怕,祂的恩典夠他用。
我也不怕,聖經上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檢查結果胸腔腹腔淋巴都正常,主只留下骨盆腔裡的一顆小肉瘤提醒我儆醒,但主的恩典絕對夠我用,祂會讓萬事效力,用祂的方式與美意來成就在我身上的計畫。

0 意見:

張貼留言